长幽幽吖~

你好鸭!!这里长幽!!
主要混的圈:剑三/楚留香/奥拉星
cp:霸苍/苍霸/策藏/明唐
懒癌晚期文手

昨天晚上的一局自定义,杰克是我。
刚刚开始的时候我在连麦那里说我是佛系,然后玩着玩着就送上椅子xx【骗子杰克】她刚刚把门打开就被我拍地板上了。
上椅子的是我朋友,淘汰了的佣兵是我cp。我真的是杰佣党xx你们信我。

《我从未放弃你》cp:泽天

521末班车
Cp:泽天【黑天x西泽尔】
【我流私设堕天使黑天x天使长西泽尔】
*重度ooc,锅归我
迟到好久啊。

杀声四起,硝烟弥漫,曾经生机勃勃的天界如今是一副生灵涂炭的样子。
这一切只因为一个堕天使——梵天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
西泽尔看着这一切,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。
“天使长,您还好吗?”身旁的从属有些担忧,毕竟他从未见过这位十分幽默的天使长摆出如此苦闷的表情。
“放心吧,我没事。”西泽尔摇了摇头,水晶般的眼眸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复杂,“让我自己呆一会吧。”
从属知趣地点点头,转身飞向了别处。
“应该走远了吧……”西泽尔转过头望了望空无一人的四周,再三确认过这里除了他自己外别无他人后,小心翼翼地从衣领里掏出了一封信。黑色的信封上别有一颗鲜红的玛瑙石,从中可以看出新的主人的地位是很高的。
“呼……装成高冷可真够麻烦的。”西泽尔将信封中的纸拿了出来。上面只短短写了一句话:圣地森林见——梵天。
【他还是喜欢在那里见面。】
西泽尔心想着,他展开他那双圣洁的,只有天使长才有的六翼羽翅向圣地森林飞去。战争中少有的阳光透过硝烟撒在他那白色的发上,与那洁白的羽翼向衬着。
是时候做个了断了。
“喂——天天——你在吗——?”
西泽尔刚落地就朝着森林的方向大吼,但并没有人回答他。他一个人站了许久,一个熟悉的身影才迟迟出现在他面前。
“……说了多少次在外边别叫我天天。”
“哎呀,天天你别生气嘛。”西泽尔有些欠揍地笑着,仿佛他正在面对的是一位挚友,而不是自己的宿敌——虽然事实正是如此。“不就堕落了嘛至于这么冷漠嘛……”
“闭上你的嘴。”梵天冷冷的瞥了西泽尔一眼,血红色的眸中倒映着西泽尔那稚气还有些未褪全的脸。他身后漆黑的羽翼散发着属于地狱的戾气。
“就算曾经是,现在已经不是了。呵,上次受的伤,你是没长记性吗?”
他的声音如同冰霜,如同刀刃一般刺着西泽尔的内心。
西泽尔收起了笑容,随之而来的是克制不住的回忆:当他知道自己的敌人是梵天时,将自己锁在房间里三天三夜,才克制住了情绪,去参加战事。在与梵天对峙是,他落了下风。西泽尔本以为梵天会手下留情,但结果却是梵天差点卸掉他一只羽翼。即使现在伤口已经愈合了,但仍然会牵扯到。
“是啊…你已经不是他了。是我认错人了,对不起…”西泽尔的眼神黯淡了下来。“所以,你约我到这里,是为了什么?”
“如今战事已经过半,谁占了上风,你也清楚,我也不多说。”
“所以……?”
“只要你从属于我,我便撤兵,并放弃这次战事。”
“从属你…?我答应你。”西泽尔只犹豫了一秒,便答应了下来。毕竟这种打算,并不亏待他们天界这边。
“这可是你说的。”只见梵天取出了一个戒指,走近了西泽尔。“不允许反悔。”语毕,梵天单膝下跪,握住西泽尔有些不安分的手,将那戒指套入西泽尔的无名指上。西泽尔愣了愣,这时才发现梵天的左手无名指上也有一个一摸一样的戒指。与此同时,梵天身上那股属于地狱的戾气也消失了,只有那黑色的羽翼还证实着梵天是堕天使的事实。
“你这是…?”西泽尔被吓傻了,一时忘了收回手。“你不是成为了堕天使吗?”
“暂时抛开这些不说。”梵天轻吻着他的指尖,随后站起身,把西泽尔拥入怀中,一直毫无表情的脸露出了笑容,“你,现在是我的了。”
他轻笑着吻住了西泽尔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所以说,你从那天后就恢复意识了?”
他们在森林里最大的树的树荫里休息,梵天躺在西泽尔的腿上,西泽尔玩弄着他的辫子。
“嗯,那次误伤你之后,我就从走火入魔的处境里脱离出来了。伤了你,我很抱歉。”
“都过去了,没事了。”西泽尔微笑着看着他。
“现在虽然我回来了…但仍是一名罪人,是你救赎了我。”梵天坐起身,血红的双眼对上湛蓝的眸,“你愿意继续救赎我这个差点毁灭了天界的罪人吗?”
“我愿意。”
西泽尔主动迎了过去,抵住梵天的额头。
“我爱你。”
“我也是。”

随便糊了几个暗香的表情包
板绘挺好玩的2333
虽然没学过画画

《柠檬蛋糕》cp:翼光

     现在是十二月,寒冷的冬天。
    天上纷纷地下着雪,把整个城市都染上了一层优雅的白色。
    凌晨两点,这是人们已经沉浸在睡梦中的时间;而有些人,才刚从一天的劳累中解脱。
    光是一个普通的ol。三年前来到这座城市的他,好不容易被一间公司录用。虽然尝尝要加班,但他总认为‘现在努力就是为下半辈子的幸福做好准备’。
    这个时候……还真是冷的要命……光看着飘落的雪花想道。此刻他只想买一杯热乎乎的咖啡,以及一个柠檬蛋糕——那是他的最爱。
    看来今天下班时间太晚了,连平时开到凌晨一点的便利店也关上了门。
    偌大的街道空无一人,只剩光一个人站在那儿。虽然已经看不到有店铺的灯光,但光还是想试一试。他搓了搓手,好让自己冰凉的手暖和起来。
     光的运气不算太差,几经寻找,他在一个十字路口的转角处见到了一家甜品店。
     他走过去推开了门,店里的装修很好看,是光喜欢的欧式复古风,优雅中有着许些温馨。若不是因为橱窗里摆着各种蛋糕、糖果,恐怕他会认为这是一个古董店。
     虽然店里那盏最华丽的欧式水晶灯亮着,但周围却没有任何一人。
     光在蛋糕柜台前寻找着他最爱的柠檬蛋糕,忽然一个声音从他背后响起。
     “晚上好,先生,想要点什么吗?”
      光有些惊慌地转过了身,与那个人来了个四目相对。
      或许是地毯上有一颗糖果吧,反正光在转过身准备上前一步问一下橱窗里的柠檬蛋糕的价格时,被一块小小的东西绊了一下,正好扑进店长的怀里。他很快起了身,整理了一下衣服掩饰自己的尴尬。
      “抱、抱歉。刚才的事,请忘掉吧。”光挠了挠头“我想要一个柠檬蛋糕和一杯咖啡。”
      “放心,我不会放心上的。请坐在那里稍等一会儿。”说完便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套桌椅。
        店长转身走进工作台,开始忙碌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光看着店长忙碌的身影,不由得想起了一个人,一个对他很重要的人——翼。
        翼是光小时候的朋友。光很喜欢去翼的家里,让翼给他做柠檬蛋糕。现在店长那忙碌的背影,就如同当年翼忙碌的为他做蛋糕时的背影一样。翼很喜欢做点心而且手艺不亚于女生。他曾不止一次地对光说“我以后要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甜品店,而且你也要一起哦!”光曾多次幻想着这个场景。但一切随着翼的突然搬迁而消逝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光突然想问一下,哪怕认错了人。
       “冒昧的问一下……请问你叫翼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在工作台忙碌的身影停顿了一下,然后他笑着拿出一杯咖啡和一个柠檬蛋糕放到光的面前。
        “是啊,我的确是翼。光,我想你了。”翼看他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宠溺“十年了,你还好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光心中一阵激动,他低下头抿着嘴唇,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。“你当年为什么忽然搬家?你知道……我有多想你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抱歉,虽然我也很不舍,但那是我父母的意愿,我没有能力,也无权阻止。”  
          光还是不争气地哭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没有关系的……至、至少我又见到你了,我以后、以后都来这里找你,可以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 翼笑着将一小块蛋糕放进嘴里,然后一把将在低声啜泣的光揽进怀里,吻上了他的唇。唇齿交缠间带着柠檬果酱酸而甜的味道,宛若他们分离的酸楚与重逢的甜蜜交合再一起的味道。
         良久,翼才放开了光,他轻吻了一下光哭红的眼角。
        “别哭了,现在,我在这里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、你干什么?”光有些恼羞成怒地看着翼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不是最喜欢柠檬蛋糕么?”翼耸了耸肩,似笑非笑地看着光。“我只是用一种特别的方式喂你吃罢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下次不许这样……太犯规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看心情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还有一杯咖啡,要我喂么?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要!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凌晨四点,光决定留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因为家里可没有翼这样温暖的存在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不久之后,光将自己住的房子退租了,然后搬到了翼的甜品店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不知道什么时候,两人的无名指上,各悄悄地多了一个戒指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至那以后,柠檬蛋糕便是翼的甜品店里的主打点心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当然,那也是翼做得最用心的蛋糕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END.
           感谢您的阅读!!

为灰厘厘助攻!!!

灰厘:日了我lof就是我的人了:

首页看到的,我偷个图(ntm
我说真的我这种小透明
撑死了20热度
不怂,哈哈哈哈哈哈(。

约策《梦》

注意事项:1.cp向为百里骨科
*OOC预定√
【因为不太好掌握他们的性格所以可能会写非常烂】
2.我这人真的很垃圾的,不要骂我qwq
3.第一次发文,真的好害怕自己写不好qwq
向陌步大佬致敬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十二月。
     今年已是哥哥分别的第十二个年头。
那年哥哥出门时,自己只是以为哥哥是出去购买食材,很快就回来。
     但是现实总是残酷的,那是自己在童年时光里最后一次看见哥哥。
     百里玄策握紧了手中的飞镰
   “我已不再是那个天真的小孩子了,我变强了,但是你在哪?”
      我好想你。  

   百里玄策醒来时已是正午。
   他看着窗外阳光灿烂,接着又无奈的扶了扶额头;自己肯定又是在守夜的时候睡着了,毕竟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了。
   推开房门后迎接百里玄策的便是那刺眼的阳光,照的玄策眼睛完全是咪成一条缝。
  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,所以玄策走去了厨房。
厨房里是没有肉的,只有一些草和馒头可以用来充饥。比起草,玄策还是选择馒头。
  离开厨房时正好撞见了花木兰,玄策发现花木兰有点不对劲,脸色不太好。
      “玄策你可算醒了,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。”
      “我能出什么事啊,飞镰从来不会轻易出事!”
      “可你睡了两天了,我去看你的时候你满头都是汗珠,梦见了一些不想回忆起的事?”
  木兰姐说的没错,自己确实是做梦了,但并不是什么黑暗的回忆,甚至还让自己感到亲切感
那个梦是多么真实....
     等等....真实?难道说...哥哥他真的回来了?
     不可能吧....哥哥不是在十二年前就失踪了吗?反正哥哥绝对不会死!
“玄策?百里玄策?”把玄策从思绪中拉回来的是花木兰的呼喊。
“怎么了队长?我没事啊。”
“你...想哥哥了?”
“.......”
是啊...与哥哥分别了十二年,唯一能让玄策记得哥哥的容貌貌似就只有从小带着的木雕了,那是哥哥给自己的礼物。
  “队长,我想问一下,你觉得哥哥他还活着吗?我每次都觉得我做的梦太真实了,好像哥哥就在我的身边...帮我盖被子、还揉了我的头。”
  “不知道,有些事情需要你自己去体会。别想那么多了,说不定你哥哥正在世界的某处地方看着你。”花木兰笑着说。
哥哥...在看着我?玄策觉得心里有了一点安慰,因为自己的哥哥真的还活着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深夜。
   玄策和往常一样,早早地爬了上床。
   现在玄策脑内就只有木兰姐那句话,哥哥没有死。
    他在一个我看不见的地方看着我...
想到这里,玄策把红烛吹灭,明亮的房间瞬间被黑暗所笼盖。
    大概睡了半个时辰左右,玄策再次感到那种亲切感:那人又给自己盖被子了。
     但是这次玄策睁开眼睛却发现真的不是自己的梦...
     哥哥回来了。
     迅捷的伸出手用力地抓着守约的手,生怕哥哥再次离开自己。
    “最后还是被你发现了啊...玄策。”
     熟悉的语气....熟悉的声音....
     真的是哥哥...这一切都不是梦。
     在眼睛里打转的泪水终究还是滑了下来,自己还是那个爱哭鬼。
     守约把自己的弟弟搂进怀里,任凭玄策在自己怀里哭泣。

     守约一边安慰着玄策一边在和玄策说着自己十二年间发生的事,虽然玄策已经听不见了。
     守约轻轻的把玄策放下,替他盖好被子,随后便在玄策脸上落下一吻。
   “晚安,玄策。好好睡一觉吧,哥哥不会再离开你了。”
      冬天再冷也不过他们十二年的思念之情,寒冷的冬日里长城却充满了温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he end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好了完结了是不是很烂qwq请不要骂我我真的好垃圾啊。
结尾太烂别打我qwq。
如果喜欢的话就点个小蓝手或小红心吧qwq谢谢!我爱你们(ノ)`ω´(ヾ) ​​​

    

图片作者 @睡眠氢
欢迎大家一起加入!您的每一次点赞和转发都会为玄策添一块肉!!
加群看玄策吃草视频233
保护玄策是责任!
群号: 496064320
欢迎一起来保护玄策啦!

暗搓搓地来个群宣
群号 655734201欢迎各位小伙伴来玩啦!
我只是帮忙发的|•ω•`)